• 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匯源通信股東杠桿基金管理人內訌:牽出多份抽屜協議

    http://www.sohoav.com|時間:2018-04-26 14:04|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中國網

    匯源通信股東杠桿基金管理人內訌:牽出多份抽屜協議

    匯源通信重組紛爭的“鬧劇”不斷有新的內容出現。

    此前,大股東為推動重組而進行的股權轉讓事項扯皮后告吹;而后,二股東欲要約又與一致行動人鬧內訌,匯源通信(000586,SZ)這部“連續劇”令人目不暇接。

    匯源通信大股東背后主要出資方為珠海泓沛。但據珠海泓沛的管理人北京鴻曉方面近日爆料,該基金實為“資本玩家”唐小宏、北京鴻曉李紅星及上市公司總經理方程三人幕后引資及操盤。李紅星方面對媒體及回復四川證監局問詢時爆出眾多猛料,牽出唐小宏,以及匯源通信總經理方程或存在股份被代持等事宜。

    但另兩方對此堅決否認,事情的真相有待進一步揭開。

    懸疑一:是控制權之爭,還是鬧掰后一方開始攤牌?

    4月23日晚間,匯源通信披露了其中幾方對四川證監局的監管問詢函的回應。《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在近日眾多媒體報道版本的基礎上,回應內容有更多新料。

    回復函顯示,4月8日,四川證監局向匯源通信重組各方發送了監管問詢函,稱相關方反映,泓鈞資產法定代表人唐小宏籌劃組建珠海泓沛,唐小宏及匯源通信總經理方程在珠海泓沛中持有份額,由他人代持。另外,上海樂錚增持匯源通信股份的資金來源于橫琴泓沛。監管層要求各方分別說明情況。

    匯源通信易主發生在2015年11月。當時,蕙富騏驥斥資6億元接盤匯源通信20.68%股份,成為后者大股東。蕙富騏驥實際出資人是A級委托人農銀國際和B級委托人珠海泓沛,北京鴻曉是珠海泓沛的執行事務管理人(即GP)。

    北京鴻曉與上市公司產生直接關聯是在去年底。其原本欲以100萬元受讓匯垠澳豐持有的蕙富騏驥0.1664%合伙份額,并擔任蕙富騏驥執行事務合伙人(GP),李紅星成為公司實控人。但這后來亦未能成行。

    今年2月,公司二股東上海樂錚(去年舉牌進入,持股6.63%)與安徽鴻旭結盟發起部分要約收購,但其后兩“盟友”卻陷入互相指責,要約也沒了下文。

    在回復問詢時,北京鴻曉稱,珠海泓沛是由唐小宏、李紅星、方程三人作為管理合伙人共同控制、管理和運營,并列示了珠海泓沛和北京鴻曉與唐小宏、方程的資金往來情況。珠海泓沛與北京鴻曉回復一致。

    就北京鴻曉的回復來看,唐小宏等人被指一手策劃了匯源通信整個的“大股東股權轉讓”及“二股東奪權”的戲碼。北京鴻曉爆出唐小宏其人的同時,還抖出了背后諸多不為人知的私下協議。

    北京鴻曉還稱,由于唐小宏不愿意在珠海泓沛基金中披露他本人的信息資料,故珠海泓沛組建時,邀請北京鴻曉擔任珠海泓沛的普通合伙人。唐小宏、方程負責基金資金募集、項目尋找、項目談判等,李紅星主要負責協助唐小宏為珠海泓沛募集資金。方程負責匯源通信重組項目。

    唐小宏則對四川證監局回復稱:“上述情況不實,本人及本人實際控制的企業與匯源通信總經理方程、珠海泓沛、北京鴻曉、蕙富騏驥、匯垠澳豐無關聯,互無資金往來。”

    “近日因貴公司控制權之爭,相關方一而再、再而三地罔顧事實,憑空捏造刺激閱讀者神經的故事情節,無端詆毀、誹謗本人,嚴重損害本人聲譽,本人已委托律師向涉事方發去律師函,要求其停止侵權行為、恢復名譽并賠償損失。”唐小宏表示。

    懸疑二:存多份抽屜協議,涉及原大股東明君集團?

    北京鴻曉回復問詢“自爆家丑”,其中還涉及一些疑似“抽屜協議”的內容。

    按照北京鴻曉的描述,當初收購匯源通信股份,根據相關約定,珠海泓沛按照合伙人協議分配給北京鴻曉的超額收益分成(LP投資收益的20%),歸唐小宏、李紅星、方程所有。

    北京鴻曉爆出的另一份“抽屜協議”顯示,珠海泓沛與匯垠澳豐等在2015年11月簽訂補充協議,約定蕙富騏驥待所持匯源通信股份解禁后,珠海泓沛有權要求受讓蕙富騏驥持有的匯源通信股份,即以解禁日前20日均價的九折轉讓給珠海泓沛及/或其指定的第三方。

    這一協議似乎后來被當初轉讓方明君集團發現“并找上門來”。

    北京鴻曉稱,明君集團曾向珠海泓沛發送告知函,稱蕙富騏驥和匯垠澳豐在受讓匯源通信股份過程中存在欺詐行為,股份轉讓行為應當被認定無效或撤銷,提出要收回此前轉讓給蕙富騏驥的股權;其還認為,珠海泓沛和匯垠澳豐通過簽署前述補充協議,實際控制了蕙富騏驥,并違反信披規定。而蕙富騏驥在未完成注入優質資產承諾的前提下,意欲出讓匯源通信股份,涉嫌侵犯中小股東利益、擾亂證券市場。

    明君集團一度表示,或向法院起訴、行使撤銷權、查封股份和請求賠償損失;向廣州市國資委、證監會等機構實名舉報。

    按照北京鴻曉的說法,2017年2月,進行了多輪溝通協商后,各方達成諒解。此時,另一方——成都曙光光纖網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成都曙光)出現了。當月,珠海泓沛曾與成都曙光簽訂了合作協議。協議內容為,珠海泓沛將所持有的平安匯通廣州匯垠澳豐6號專項資產管理計劃的B級份額和由珠海泓沛承擔的A級份額以13億元的價格轉讓給成都曙光。協議簽署后,成都曙光將2億元定金支付給了珠海泓沛。

    不過,后來由于匯源通信股價連連下跌,成都曙光以對價過高為由要求重新調整協議。該理由被珠海泓沛拒絕,后期雙方多次談判均無果。

    是否真如北京鴻曉所說,明君集團和成都曙光都牽涉其中呢?

    4月25日下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了成都曙光及其股東曙光集團。相關人士表示,可能確有此事,但相關情況不清楚,“此事可能由公司董事長直接操刀。”記者提出了采訪公司董事長的要求,其稱董事長正在出差,目前暫時不接受采訪。工商資料顯示,成都曙光董事長為曾大章,其持有成都曙光88.46%的股權。

    為此,記者聯系上去年初仍在匯源通信任職的張明(化名),其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我任職時沒聽說過成都曙光這家公司,珠海泓沛、明君集團與成都曙光三者的合作也沒有告知過上市公司。彼時,上市公司并不知曉珠海泓沛及李紅星、唐小宏的關系,至少我本人是沒聽說過這兩位。”

    張明還透露,珠海泓沛屆時作為公司大股東的出資方之一,與上市公司實際聯系極少,上市公司第一次直接與其聯系是其發傳真(及郵件)到公司,告知因可能更換GP導致實際控制人變更,此事上市公司方面也及時進行了披露。

    4月25日上午,記者來到明君集團總部,公司前臺工作人員稱:“領導打過招呼,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當記者提出請其幫忙轉交采訪提綱時,其亦拒收了。

    有投行人士對媒體表示,匯源通信易主以來,相關信息未得到及時披露,侵犯了中小股東的知情權,上市公司、收購方匯垠澳豐及其幕后金主對此都有責任。

    記者未能聯系到匯垠澳豐方面,對相關內容進行置評。

    懸疑三:總經理方程股份被代持?

    按北京鴻曉的說法,匯源通信重組另一關鍵人物為方程。其還稱,珠海泓沛LP之一的郭倩代方程持有部分股權。

    北京鴻曉還稱,2016年3月25日,唐小宏、方程安排梁林東擔任上市公司的財務總監。2016年10月28日,唐小宏安排方程出任上市公司總經理,負責上市公司的日常運營和推進資產重組事宜。

    梁林東向記者否認了“被唐小宏、方程安排到公司”的說法。

    方程回復四川證監局的問詢稱,“本人未在橫琴汛沛(應為珠海泓沛,記者注)中委托他人持有份額。”

    北京鴻曉還稱,珠海泓沛的部分資金由方程所介紹而來。其中,珠海泓沛股東之一寧波中銀信由方程介紹。

    為此,記者致電寧波中銀信并表示想要采訪方程時,相關人士表示,其目前無法直接聯系到方程。但其留下了記者的聯系方式,稱會向領導匯報。

    對于北京鴻曉方面的說法,記者無法聯系上方程本人獲得置評。

    懸疑四:要約方由唐小宏引入? 上海樂錚:與珠海泓沛無關聯

    原本,北京鴻曉欲成為蕙富騏驥的執行事務合伙人,李紅星由此成為匯源通信實控人,但因為珠海泓沛部分股東的反對,未能成行。

    2018年3月7日,在珠海泓沛全體合伙人會議上,占珠海泓沛實繳出資份額45.22%的合伙人表示反對轉讓事項。而按照珠海泓沛的出資比例,除李紅星介紹的韓笑、林志強投了贊成票,其余出資人均投了反對票。

    但從北京鴻曉的描述可以看出,2017年6月,各方的矛盾就已埋下伏筆。北京鴻曉稱,由于與成都曙光無法就《合作協議》的執行達成一致,2017年6月,唐小宏決定引入上海樂錚參與匯源通信的重組;到了2017年9月,唐小宏又提出將珠海泓沛所持資管計劃的B級份額轉讓給上海樂錚或上海樂錚指定的第三方。但方程認為與上海樂錚合作風險太大,李紅星也認可這個意見,三位管理合伙人意見出現了不一致。

    上海樂錚稱,參與增持匯源通信股份的資金來源于股東出資、金融機構借款及關聯公司借款,并非來自珠海泓沛,且公司與珠海泓沛不存在任何關聯關系。

    一位接近上海樂錚的人士日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上海樂錚認為現在主要是李紅星想要‘搞’唐小宏。上海樂錚屬于躺槍,不愿摻和到別人矛盾里邊。”

    4月25日晚間,匯源通信最新公告稱,由于函詢事項較為復雜,需要一定時間核查相關事項。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所涉各方正在積極準備或修改相關回復文件,公司將繼續督促各方加快工作進度,盡快提交回復文件,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熱搜:股東,基金,管理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pk10必赢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