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澳美制藥鹵米松兒童用藥引熱議專家:非絕對不能用

    http://www.sohoav.com|時間:2018-04-29 12:32|責任編輯:宋元明清|來源: 中國網

    4月18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皮膚科朱學駿教授的一條微博引發熱議。朱學駿教授在微博中強烈譴責了香港澳美制藥就鹵米松乳膏誤導公眾的錯誤行為。他指出,“鹵米松乳膏屬于超強效激素,對兒童應慎重外用,對嬰幼兒,本人不主張外用!對成人,除非醫生指導,否則不應用于面部及皮膚折皺部位”。這條微博經過廣泛傳播,不僅引起皮膚科業內人士關注,社會公眾也感到疑惑甚至恐懼:兒童是不是就不能用鹵米松?用了鹵米松會不會產生嚴重后果?為此,記者采訪了其他皮膚科權威專家及臨床藥師,以更全面了解鹵米松等激素類藥物(激素有很多類,此文專指糖皮質激素)在皮膚科的應用。

    微博大V強烈譴責廠家宣傳

    在新浪微博上有78萬粉絲的朱學駿教授是我國皮膚科知名專家,是原衛生部突出貢獻專家,北京健康咨詢專家,曾擔任中國皮膚科醫師協會會長。他在微博上積極普及皮膚病防治知識,耐心解答網友提問,是一位深受網友喜愛的專家。

    朱學駿教授在微博中寫道:最近在一個皮膚科界的學術會議上,見到香港澳美制藥就鹵米松乳膏所作宣傳。宣稱鹵米松乳膏(商品名澳能)是“唯一明確指出兒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嚴重的誤導!鹵米松是一個超強效激素,這是國際公認的。我國,在中華醫學會皮膚性病分會2011年發布的“糖皮質激素皮膚科規范應用手冊”及中國中西醫結合學會皮膚性病專業委員會發布的“規范外用糖皮質激素類藥物專家共識”(《中華皮膚科雜志》2015,48(2):73-75.)中都明確將鹵米松歸類為超強效激素,并指出“盡量不用于小於12 歲兒童;不應大面積長期使用;除非特別需要,一般不應在面部、乳房、陰部及皺褶部位使用”。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臨床用藥須知”(2010年版)鹵米松用藥中明確寫著“兒童應慎用,治療不應超過7天”(第1351-1352頁)。

    朱學駿教授表示,很長一段時間,國內對激素外用的分類管理宣傳不夠。外用不分激素強弱,如在嬰幼兒及兒童使用超強效激素或長期外用強效激素;在成人面部或皮膚折皺部位外用強效或超強效激素,發生了不少問題,如“激素依賴性皮炎”或“激素性皮炎”。針對此,具有權威的皮膚科學界發布了規范應用手冊或專家共識。而香港澳美制藥無視學界及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臨床用藥須知”中有關鹵米松外用的注意事項,宣稱鹵米松是“”唯一明確指出兒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

    朱學駿教授向香港澳美制藥提出質疑:“唯一明確指出兒童可放心使用的激素”有何依據?!這樣的誤導會造成嚴重后果。

    朱學駿教授表示他正將此問題向有關部門反映,同時發表在本人微博上。“希望網友們正確外用激素。鹵米松乳膏屬于超強效激素,對兒童應慎重外用,對嬰幼兒,本人不主張外用!對成人,除非醫生指導,否則不應用于面部及皮膚折皺部位。”

    鹵米松是使用多年治療皮膚病的強效激素類藥物

    朱學駿的文章發布后,被轉發2000多條,收獲3000多個點贊,600多條評論,大多數評論都是支持朱教授的觀點,也有網友認為朱教授“說話不嚴謹!嚴重帶有個人色彩”。

    不論支持與否,激素類藥物在皮膚病治療中究竟有哪些作用,鹵米松能不能用于兒童是很多人最為關注的問題。即使朱學駿教授也只是指出兒童應該慎用鹵米松,并不是說就不能用,但很多公眾的理解是,兒童就不應該使用鹵米松。

    中國科協第五批首席科學傳播專家、中國藥學會合理用藥科普傳播專家團專家、北京協和醫院主任藥師張繼春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鹵米松是一種強效的激素類藥物,具有抗炎、抗過敏作用,作用快、效果強,一般用于濕疹和銀屑病等炎癥免疫性皮膚病如濕疹、銀屑病的治療,在我國已使用多年。她表示,任何藥物都不應該濫用,包括激素。激素在使用時應該慎重,特別是強效激素,在臉部、會陰等嬌嫩部位使用時更應慎重。如果長期應用于面部,會導致皮膚萎縮、色素沉著、毛細血管擴張、毛發增生等皮膚方面的不良反應。

    張繼春主任藥師介紹,激素的不合理使用在基層醫院較為多見,如使用激素用于退熱等。在皮膚疾病治療方面,也存在濫用現象,如有的不法廠商在美容祛痘產品中違法添加激素,雖然短期效果明顯,但長期使用會給使用者帶來不良后果。

    張繼春主任藥師強調,皮膚病外用激素需要得到皮膚科專科醫生確診后才能使用,并在專業皮膚科醫師的指導下使用藥品,使用前必須排除感染性皮膚病。如果是真菌感染的話就不能使用,因為激素加快真菌繁殖,加重病情。

    鹵米松在兒童中的應用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激素在1948年被發現和使用,至今已在臨床上整整使用了70年。我國另一位著名皮膚科專家、中華醫學會皮膚性病學分會前主任委員、北京醫學會皮膚性病學分會現任主任委員、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皮膚科主任張建中教授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激素是人類醫藥史上劃時代的發現,不亞于抗生素的發現,由于激素的發現和臨床應用,很多炎癥免疫性疾病得到控制甚至治愈。它挽救了數以億計患者的生命。如系統性紅斑狼瘡,在沒有激素之前,約40%的患者在確診后3年內死亡,而現在系統性紅斑狼瘡10年生存率已經超過90%。這種進步,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激素的應用。

    在皮膚病領域,1952年激素類藥物開始外用,最早使用的是氫化可的松,經過不斷發展,目前已有上百種外用激素類藥物,包括鹵米松。據張建中介紹,我國對激素類藥物的分類沿用歐洲標準分為4類,即弱、中、強、超強四個級別。鹵米松屬于超強一類,這一類藥物還包括丙酸氯倍他索、氯氟舒松、戊酸倍他米松等;最弱的是氫化可的松。在談到外用激素類藥物在皮膚科臨床的使用時,張建中教授認為治療應該因人、因病、因部位、因療程不同而用藥也不同。一般來說,對面部、會陰等部位建議使用中、弱效激素類藥物或非激素類藥物,對四肢、軀干等皮膚較厚的部位可以使用強效激素,如鹵米松等藥物。我國對兒童的界定是14歲,凡14歲以下都是兒童,臨床上年齡較大兒童的皮膚病如嚴重的特應性皮炎,皮膚肥厚和苔蘚化也可短期應用鹵米松,但要控制用藥時間,一般掌握在一周到兩周以內,病情控制后,及時調整為中效激素和弱效激素。

    鹵米松是處方藥,必須在醫生指導下應用

    張建中教授指出,除氫化可的松等少數弱效激素外,包括囟米松在內的絕大多數外用激素類藥物都是處方藥,即必須憑醫生處方才能購買和使用。在使用外用激素類藥物時,選用哪一種藥物,如何應用,療程多長,如何調整等應該由醫生決定;醫生處方藥物時也要向患者交代清楚用藥的注意事項,患者應當遵醫囑用藥,才能保證療效和和安全性。

    談到廠家的宣傳對醫生的處方有沒有影響,張建中教授認為,醫生的用藥原則是經過多年培養和實踐形成的,企業的學術推廣一般很難影響醫生的用藥原則。廠家宣傳自己產品的優點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基于科學,要有臨床依據。

    不要恐懼激素

    張建中教授主編了《糖皮質激素在皮膚科的規范化應用》,書中指出,激素類藥物對于許多皮膚病是首選藥物,療效肯定,種類齊全,價格低廉,使用方便,如遵醫囑應用絕大多數是安全的。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采訪時,張建中強調,目前我國在激素使用方面存在兩個極端,一個是不規范使用,即亂用,另外一個是不敢用和不愿意用,如在皮膚科患者中相當一部分有激素恐懼,醫生在處方激素類藥物時,患者要么是拒絕,要么是質疑,醫生往往要費很大的時間和精力才能說服患者遵醫囑用藥。臨床上常常見到一些患者由于不敢用激素,或過早停藥而造成疾病控制不理想和復發。因此教育患者如何正確認識激素如何正確使用激素是皮膚科醫生的一項重要任務。

    熱搜:兒童,熱議,專家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pk10必赢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