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為企業融資“消腫止痛”

    http://www.sohoav.com|時間:2018-05-12 09:50|責任編輯:竹隱|來源: 中國經濟網

    為企業融資“消腫止痛”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彭 江

    編者按 今年以來,金融去杠桿和防風險繼續推進,并取得了初步成效。隨著部分表外融資需求轉移至表內,不少企業因資信等級較低,導致“融資難和貴”的壓力增大。近期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降低企業融資成本。近日,發改委等四部門下發了《關于做好2018年降成本重點工作的通知》,部署降成本工作。本報從今天起推出“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系列報道,敬請關注

    4月2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對銀行普惠金融服務實施監管考核,確保今年實體經濟融資成本下降。目前,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尚未得到有效緩解。一方面,小微企業融資需求持續攀升;另一方面,隨著銀行存款成本持續上升,以及監管日趨嚴格,表外融資回表導致銀行資金成本向企業端傳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上升尤為明顯。

    中間環節通道過長

    民營企業融資成本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企業難以從銀行直接貸款,獲得貸款需要過多中間環節

    近年來,隨著經濟潛在增長率的下降,實體企業呈現出利潤率下行、投資回報率下降趨勢,如果融資成本長期高過實體投資回報率就會聚積風險。目前,企業融資環境尤其是民營企業融資環境并不樂觀。雖然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基準利率不高,商業銀行公布的貸款利率都比較合理,可是經過各個環節層層加價后,最后到達企業手里的資金價格卻已經很高。

    全國政協委員、光匯石油董事局主席薛光林表示,“從民營企業向銀行融資的成本看,大型民營企業貸款年利率及其他收費一般需要12%,中型民營企業一般在16%至18%,小微民營企業在20%至25%之間。從多家到香港上市的小貸公司數據看,其平均貸款利率高達15%至20%。從全國范圍看,民間借貸利率平均為23.5%。民營企業整體融資利率遠遠高于企業實際利潤率,很多民營企業正常融資借不到錢,只能借高利貸”。

    民營企業融資成本高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企業難以從銀行直接貸款,獲得貸款需要過多中間環節。一位業內人士舉例稱,一般銀行貸款年利率僅為7%左右,走完信托等通道到企業手里時,利率可能超過10%。在走通道的過程中,還存在一些“金融掮客”,他們幫金融機構找來資金或者為其介紹項目,然后從中抽取中介費用,這些費用都會轉嫁到融資企業身上。

    曾在銀行工作過的薛光林稱,高利貸主要資金來源歸根到底還是來自銀行體系。“由于資金主要集中在幾家大銀行,幾千萬買家對應為數不多的大型銀行,資金通過理財、信托等表內到表外環節流動,導致價格扭曲。一些信托公司、租賃公司、國有企業財務公司、村鎮銀行、典當行、小貸公司甚至成了倒錢工具。”他說。

    “雖然國家一再強調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鼓勵大中型商業銀行特別是國有大型銀行設立普惠金融部,但在實際業務中,有一些關系企業拿到相關資金,轉手就放高利貸。在對商業回報重視程度越來越高、信貸績效考核越來越嚴的情況下,銀行不愿意給中小實體企業、制造業企業、勞動密集型加工企業增加貸款。”薛光林稱,已在今年全國兩會上提出建議,在銀行體系徹底清查信貸資金的流向,打擊各類金融掮客,關閉形形色色的表內表外資金通道。

    貸款中間環節費用高

    部分融資擔保機構在給企業提供擔保業務時,存在保費、保證金過高等問題,增加了企業的融資成本

    貸款中間環節的收費也增加了企業融資成本。部分融資擔保機構在給企業提供擔保業務時,存在保費、保證金過高等問題,增加了企業的融資成本。

    江蘇泰州銀監分局調查發現,中間費用過高一定程度上制約了中小制造業企業發展,不利于企業轉型升級,亟待引起關注。調查數據顯示,2018年2月末,江蘇省泰州市銀行業中小制造企業表內外授信余額670.9億元,同比下降11.1%,2018年1月份至2月份,泰州市銀行業中小制造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6.23%,同比升高0.15個百分點。

    泰州銀監分局相關工作人員稱,在具體業務中,銀行中長期貸款一般需要發改委立項批復、可行性研究報告等材料,但中小制造企業普遍投資金額小、內部管理機制不健全、難以達到授信條件。分局走訪的泰州市3家中小機械制造企業因擴產需要新建廠房,考慮到邀請外部機構出具可行性研究報告的成本至少要幾萬元至幾十萬元,因而企業往往不愿意申請中長期項目貸款,轉而向短期流動資金貸款。

    貸款授信流程繁瑣也影響企業融資。泰州銀監分局舉例稱,近年來地級市二級分行的授信審批權限不斷被上收,授信審批鏈條拉長。當地銀行反映,目前中長期項目貸款的審批權限統一上收至省分行或總行,審批流程繁瑣,不符合中小制造企業“短、頻、快”的信貸需求。

    泰州銀監分局建議,可以簡化中長期貸款審批流程。適當將部分中長期項目貸款審批權限歸還地級市二級分行,適度降低審批門檻,調動和發揮基層分支機構支持中小制造企業轉型升級的積極性。同時,強化國有背景擔保體系建設。建議政府部門牽頭發展一批經營規范、信譽較好、服務中小制造企業的政策性融資擔保機構,降低反擔保要求,實行政策性擔保費率,緩解中小制造企業擔保難題。

    多方發力降低成本

    需要在正面激勵方面采取更多措施,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金融業務的支持,并保持商業可持續性

    商業銀行也有著自身考慮。成本與風險“雙升”推高了企業信貸利率。一是內部資金定價水平提高。受市場資金價格持續走高、銀行負債成本攀升的影響,商業銀行內部資金轉移定價水平提高。以江蘇泰州為例,多家銀行分支機構反映上級行2017年以來連續上調FTP(內部資金轉移定價),每次上調5至15個基點,2018年2月份其內部轉移計價同比上升約50個基點,不得不提高貸款利率。二是信用風險持續高企,2018年2月末,泰州市中小制造企業不良貸款余額24.5億元,同比增長19.3%;不良貸款率5%,同比攀升1.3個百分點。部分銀行選擇進一步提高中小制造企業貸款利率,以抵補攀升的信用風險。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認為,需要在正面激勵方面采取更多措施,鼓勵金融機構加大對小微金融業務的支持,并保持商業可持續性。減少貸款中間環節、降低利息之外的費用,銀行需要加大創新。比如,推出“一次授信,循環使用”“免還續貸”等新產品、新服務,減少因“過橋”“倒貸”等問題給小微企業增加額外成本。

    “此外,還應針對小微企業資產少、財務報表不夠規范等現狀,創新貸款擔保方式。一方面降低因滿足擔保要求而增加的成本,一方面降低企業互保帶來的風險。比如,國務院和各地方成立專門的融資擔保基金,為小微企業融資提供擔保,就是很好的措施。當下,應加快推進相關政策落地實施,惠及更多的小微企業。”董希淼說。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校長丁志杰認為,如果把金融比作江河,河道疏通僅僅靠減少中間費用,即通過“下游河道疏通”并不能解決全部問題,還需要從源頭解決企業融資貴難題。“在金融系統,上游是央行。在中國金融體系30多萬億元基礎貨幣中,有22萬億元是銀行存款準備金。巨額存款準備金是過去對沖外匯儲備增加導致基礎貨幣被動投放所形成的。存款準備金是商業銀行的資產,也是商業銀行乃至金融體系的負擔。商業銀行要通過信貸把這些成本轉嫁出去,最終承擔者是實體經濟,所以造成了‘錢多錢還貴’這一不合常理的現象。這需要有序降低存款準備金率。”丁志杰說。

    熱搜:企業,融資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pk10必赢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