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吳思科:特朗普中東政策加劇該地區緊張局勢

    http://www.sohoav.com|時間:2018-05-12 11:07|責任編輯:營口熱線|來源: 搜狐

    本文大概1900字,讀完共需2分鐘

    受訪專家吳思科系前中東特使,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本文刊于5月9日21財經APP,記者鄭青亭報道。

    5月8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國將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問題全面協議。特朗普當天在白宮發表電視講話,稱伊核協議是“糟糕”的協議,并表示美國將重啟在伊核協議下豁免的對伊朗制裁。

    對此,外交部政策咨詢委員會委員、前中東問題特使吳思科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特朗普為了一己之私公然違反國際規則,從道義上講是站不住腳的。吳思科認為,特朗普上臺后的中東政策正在加劇該地區的動蕩和緊張。

    吳思科:特朗普中東政策加劇該地區緊張局勢

    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合理嗎?

    吳思科認為,特朗普單邊退出伊核協議的做法是違背國際規則的,從道義上講是站不住腳的。就連美國的盟友也都不能接受特朗普的做法,這肯定會對美國的國際公信力造成傷害。“核協議是國際社會在防止核擴散方面和維護中東地區穩定方面所取得最顯著成果之一。經過近10年的努力,各個相關利益方審時度勢,互諒互解,最終才達成了這份歷史性的協議。”吳思科說。

    2015年7月,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中國和德國六國與伊朗經過艱難談判達成了伊核問題全面協議。然而,特朗普自總統競選期間就一直公開抨擊伊核協議是“歷史性的錯誤”;上臺后,更是多次措辭強硬地威脅退出伊核協議,還對伊朗采取更多制裁措施,阻礙外資進入伊朗。

    對此,吳思科指出,國際原子能機構多次進入伊朗調查,證明伊朗嚴格履行了伊核協議,因此,美方沒有任何理由退出這一協議。“美國不相信國際權威機構的解決,依據自己的調查采取行動是完全站不住腳的。”他指出,2003年,時任美國國務卿的鮑威爾也曾經拿出一份報告,指責伊拉克擁有大量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但所謂的報告后來被證明完全不可信的。

    在特朗普宣布美國將退出伊核協議之后,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及法國總統馬克龍發表聯合聲明,對美方的決定表示遺憾,他們呼吁美國應完整地保留伊核協議原來的架構,避免采取任何措施或行動去阻礙其他國家全面履行伊核協議。英法德領導人重申,三國將繼續遵守伊核協議,同時呼吁伊朗方面對美方的決定表現克制。

    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有什么影響?

    吳思科指出,美國是伊核六國中很重要的一方,它的退出會有很大影響,但歐洲、俄羅斯和中國都強調要繼續履行伊核協議。因此,伊朗可能還會繼續恪守根據協議所做承諾。

    “畢竟,這個協議是經過多年努力才達成的,伊朗也為此做出了很大的讓步,是十分不容易的。另外,在國際社會對它解除部分制裁后,伊朗也獲得了很大好處。”吳思科認為,跟著美國退出協議,對伊朗來說并不是明智之舉。

    伊朗總統魯哈尼當地時間8日晚發表電視講話表示,盡管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但伊朗一直遵守核協議,并將繼續維持該協議框架。他指示伊朗外交部在未來幾周內就核協議與歐盟、俄羅斯和中國進行談判。

    在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之后,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表示,伊核協議是多輪外交磋商的歷史性成就,它屬于整個國際社會,任何一方不可能憑一己之力終止協議。莫蓋里尼明確說,只要伊朗繼續遵守承諾,確保不發展自身核武器,歐盟將繼續支持保留伊核協議。

    吳思科認為,接下來,新的博弈也可能會更復雜。“特朗普表示要談成一個新的協議,但伊朗很堅決地表示不會談。盡管如此,各方的接觸還會繼續下去,這可能會讓中東地區的局勢更加復雜。”

    美國為何執意退出伊核協議?

    “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明顯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吳思科認為,主要有兩方面的原因:首先,特朗普有一種“逢奧必反”的傾向,也就是徹底反對前任總統奧巴馬的政策。伊核協議差不多是奧巴馬的最后一項政治遺產。第二,特朗普要在中東地區重整盟友隊伍。由于以色列和沙特從一開始就是反對伊核協議的,因此,特朗普就把伊朗列為重點打擊對象,以此團結自己的盟友。

    吳思科認為,特朗普的中東政策正在加劇各派對立,讓中東地區形勢更加動蕩和緊張。首先,美國在跟沙特和以色列一起對抗伊朗。其次,在海灣地區,沙特和卡塔爾的對立也有美國影響的因素。第三,在敘利亞問題上,美國與同為北約成員國的土耳其發生嫌隙。“總體來看,中東在特朗普的影響下正變得越來越亂。”

    “特朗普不斷地往已經蕩起波紋的水里丟石頭,就是要讓波瀾再大一點。”吳思科說,“中東地區大亂肯定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但是特朗普顯然也不希望這里太平靜了。”

    吳思科認為,特朗普樂見中東生亂,讓各方都有求于美國,以此實現美國利益的最大化。“特朗普把經商的理念用到了政治上,重利的特點非常明顯。”

    總體來看,吳思科指出,中東在美國的對外政策中有相當重要的分量,這一點從特朗普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上任后都首訪中東就可以看出。“在美國的全球戰略中,中東的地緣位置太重要了,就像是啞鈴的把手。”吳思科指出,這里不僅是歐亞交界處,而且有豐富能源資源,盡管美國對原油進口的依賴有所下降,但中東依舊是美國維持石油美元霸權的支柱。

    熱搜:中東,政策 收藏
    圖文熱點
    adr04
    pk10必赢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