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01
    營口熱線 > 財經

    滴滴下線順風車業務自查亡羊補牢的措施兩年前就該做了

    http://www.sohoav.com|時間:2018-05-14 08:47|責任編輯:牧曉|來源: 中國經濟網

    一起殺人事件又將滴滴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5月6日凌晨,一位21歲的空姐被滴滴順風車司機殺害,兇手目前仍然下落不明。

    5月10日,在成立專案組,并且承認“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之后的,滴滴5月11日再次發布聲明,承認平臺存在一定的漏洞,并且決定從5月12日零點起,在全國范圍內下線順風車業務,停業自查整改一周。

    根據滴滴的自查結果,接單賬號屬于嫌疑人父親,并且通過了滴滴順風車注冊時的三證驗真(身份證、駕駛證和車輛行駛證),犯罪背景篩查和接單前必須進行人臉識別等安全措施,殺害空姐的犯罪嫌疑人違規使用其父順風車賬號接單。

    在聲明中,滴滴承認平臺存在一些漏洞。比如夜間安全保障機制不合理,導致在該訂單中針對夜間的人臉識別機制沒有被觸發。另外,嫌疑人在案發之間,曾經有一起言行騷擾投訴記錄,客服通話聯系不上聯系人,但是此后也沒有做妥善處理。

    早該這么做了

    “滴滴的聲明有誠意,但是早該這么做了,兩年前就有案子了。”一位滴滴的前員工對界面新聞說。

    事實上,2015年5月,深圳一名24歲的女教師搭乘滴滴順風車返回學校,在路上,司機在對女乘客進行搶劫,之后將其殘忍殺害。滴滴方面表示,當時該司機通過了平臺的審核,但是案發時,司機偽造了車牌。

    “大家有僥幸心理,覺得發生意外都是外部原因,滴滴順風車部門本身也比較弱勢,想的最多的是如何增量,而不是安全。”該滴滴前員工稱。

    滴滴在2015年4月左右上線順風車業務,和快車以及專車不同,順風車不屬于“網約車”范疇,車輛也不是“營運車輛”,司機和滴滴不存在任何的雇傭關系,滴滴只是作為一個信息中介平臺,滴滴從每筆交易中抽取一定比例的傭金。

    交通部曾經明確表示,鼓勵不以盈利為目的的拼車出行,由于準入門檻較低,過去三年時間,滴滴順風車業務取得快速發展。今年春節前,滴滴表示目前順風車的注冊司機已經達到300萬名,日均訂單達到200萬,注冊乘客超過1.6億人。

    然而,跟業務發展速度不成正比的是滴滴對于信息審核的重視程度。一系列的案件讓人不得不質疑滴滴是否對順風車平臺上司機和車輛盡到應盡的信息審核責任。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律師余超對界面新聞表示,作為平臺方滴滴應盡到一般安全審核義務。滴滴是否要承擔相應民事責任,取決于滴滴是否有過錯,是否盡到了安全審查義務。

    監管空白

    2016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于深化改革出租汽車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另外,交通部等部委發布《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至此網約車新政正式出臺。然而,新政明確表示,拼車不同于網約車,順風車業務不屬于“營運性質”。

    在整體政策公布以后,許多地方紛紛出臺網約車政策,針對司機和車輛都制定了相應的準入門檻,比如戶籍和車輛軸距,但是在拼車方面,依然是一片空白。

    2015年10月,交通部在《關于出臺小客車合乘(拼車)指導意見》中指出,客車合乘(拼車)對于方便公眾出行、提高道路和車輛資源利用效率、緩解城市交通擁堵、促進節能減排、緩解“打車難”等問題具有積極意義。在英美等發達國家,小客車合乘出行較為普遍。

    不過,指導意見提出,小客車合乘(拼車)屬于新生事物,社會各界尚未達成共識,待條件成熟后再制定出臺相關法律法規和管理制度。

    如果說三年前,“拼車”是一項新生事物,那么經過3年多的迅猛發展滯后,搭乘順風車已然成為很多人的出行選擇之一,倒逼一些城市開始制定法規。

    上海市2016年12月出臺《關于規范 本市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的實施意見》,其中對駕駛員和車輛都有明確要求,比如司機必須無交通肇事犯罪、危險駕駛犯罪記錄,無吸毒記錄,無飲酒后駕駛記錄;車輛必須是七座以下非營業性小客車,且為個人所有。

    此次案件事發鄭州,該市曾在2016年11月份發布《鄭州市規范私人小客車合乘出行的意見》(征求意見稿),但是其中并沒有對與駕駛員和車輛提出明確的要求,門檻相對模糊。而且,征求意見稿并沒有法律效應。

    監管的成本和產品設計的邊界

    根據滴滴APP中的招募信息,滴滴注冊司機實行實名制,需要提供身份證、駕駛證和行駛證,在司機要求中,還有明確表示需要無暴力犯罪、吸毒記錄、無酒駕、毒駕等嚴重違法交通法規事故的前科。

    “滴滴跟公安部有合作,只要是快車和專車的司機都要在公安部的系統過一遍,有重大犯罪記錄人員會被剔除,但是公安部系統的維度沒有地方公安的維度多,滴滴需要地方政府的配合。滴滴的注冊司機太多,不停有司機進來,又有司機退出去,這些背景審查都是要花錢的,這是一筆很大的投入,驗一個身份都要5-10塊錢,這還不包括犯罪記錄之類的。”上述前滴滴員工稱。

    如果以注冊司機3000萬來計算,滴滴順風車業務單是審核身份證一項至少就需要付出1.5億元的成本。

    然而,在審查順風車司機方面,滴滴的審查并不嚴謹。根據澎湃新聞的報道,通過實測發現,滴滴順風車平臺的車主注冊環節存在安全隱患,女性司機上傳了男性司機的系列證件之后,平臺依然能顯示“實名認證成功”。

    前滴滴員工稱,一般來說,司機在申請網約車駕駛證時,地方政府會幫忙審查司機的背景,但是各地的網約車新政出臺之后,在線下參加考試以及拿到證書的司機并不多,這也使得司機的背景審查十分困難。“滴滴應該限制順風車車主的接單次數,并且在界面上加入更多安全鍵,比如一鍵報警等。另外,滴滴過分渲染社交屬性也是一個問題。”他表示。

    在產品設計方面,滴滴平臺特別突出社交屬性。在豆瓣上的一個討論貼上,顯示有順風車司機居然給女乘客留下“下車時絲襪容易走光令人想入非非”這種低俗評論,并沒有被后臺審核刪除,許多網友認為這種評論功能不得當也缺乏監管。

    熱搜: 收藏
    adl02
    圖文熱點
    熱門文章
    adr04
    pk10必赢规律